冒险小岛

McAvoy

When I touch you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纨绔--:

请问有没有爆轰组织收留我,万分感谢!


When I touch you


“怎么了”


“······还有几天回来?”


手机话筒里传来纸张翻动的声音,似乎在找行程表:“快的话3天。”


3天。


攥着被子的的手指不自然地抽动了一下:“好的,我知道了。”


电话那头沉默片刻:“我会尽快回去。”


When I touch you


CP:爆豪胜己X轰焦冻


分级:N17


排雷:皮肤饥渴症设定


 


轰下午已经感觉不太妙,他似乎有点控制不住自己,晚上匆匆告别了事务所还在加班的同事,一路飙车回到家。


离爆豪回家大概还有一天,轰那通电话打过之后就再没有消息了。他俩都不是什么会互相通报行程,每天必须联系的人,电话和传讯极少,不过有时候爆豪会传照片给他,或是路过的油菜花田,或是包扎好伤口的小鸟,还有过中午吃的荞麦面,只有那次除了图片还留了只言片语:难吃。因此轰开门撞见裸着上半身一边做饭一边打电话的爆豪时,心里涌现出的情感,大概叫做惊喜。


“回来了?”爆豪简单说了一句随后挂掉电话。轰除了进门愣了下之外没什么特别的表示,往常一样在门关换鞋,把公文包放好,回房间换衣服。爆豪啧了一声,关上火,跟着轰一起进卧室。


果不其然,轰手抖得扣子都解不开。爆豪上前帮他一颗一颗解开,正准备套上睡衣,轰抱住他的腰,紧闭着眼低声道:“就这样吧”


爆豪说了声麻烦,把人扔到床上,而后整个人都压上去,手托着轰的后脑,蛮横地跟他接吻。


这样的姿势并不舒服,两人之间没有一丝缝隙,贴的太紧反而空不出旖旎的余地。但轰的身体反而在这样皮肉相贴的禁锢和压制中慢慢被唤醒,温暖流向四肢百骸,心头即将喷涌的狂躁和不安全感被压了回去,整个人如同浸泡在海洋里,有个暴脾气的鲨鱼不耐烦地拿尾巴拍打着他,但不痛,很舒服。


轰手指CHA进爆豪的头发里,专心致志享受男友的亲吻。


过了一会,两人分开,嘴角牵出银线来。爆豪粗暴的抹掉:“好点了?”


轰撑起半身蜻蜓点水地吻爆豪的眼睛:“谢谢。”


“你这都什么毛病”爆豪皱眉“一句谢谢就打发我了?知不知道为了早点回来昨天加了多少班?嗯?”


“不知道”轰诚恳道,在爆豪打人前紧接着说:“但可以想象。”


“嗯哼?所以呢”爆豪居高临下。


“我陪你打一场?”


“这还需要问?!”


轰看着爆豪理所当然的脸,身体用力,天旋地转之后两人位置颠倒。


“今晚我来”轰的声音带上不明显的笑意:“想我主动就直说啊。”


“······少自作多情了。”爆豪坐起来,撸起轰的额发亲了一口“先吃饭。”


 


轰焦冻严重的皮肤饥渴症在上学的时候初现端倪。具体表现为他很喜欢跟爆豪打架。


虽然打架的原因总是因为爆豪怒气冲冲地约架,但不可否认轰有时候是很无意地惹怒爆豪,有时候是故意说出让爆豪生气的话,对,就为了打架。


尤其是,他俩有很多次,不是用个性打架,而是纯粹ROU博,一拳一脚的那种。


用个性打架轰赢得多些,因此爆豪除了每次更加努力地锻炼个性,还喜欢在ROU博的时候找场子。轰的个性偏辅助,对力量的要求并不是很高,强化个性的训练也是通过铁锅炖自己来锻炼个性的娴熟运用,爆豪则不同,他主要偏力量型,肌肉要更发达一些,因此不用个性的打斗,最开始轰还可以凭借敏捷和技巧,但最后还是因为体力问题而输掉。虽然如此,轰还是喜欢跟爆豪打架的那种皮肤与皮肤相互碰撞的感觉,在互有输赢的同时,两人倒是因此补足彼此的缺点。到后来打架似乎成了两个人约定成俗的事情,地点也从天台到体育馆再到搏击台。


“你输了”爆豪将轰按倒在搏击台上,气喘吁吁地咧开嘴:“怎么样,服不服气!”


他离得太近了,跟轰只有一个鼻尖的距离,他常年因使用个性而起茧的手掌虚掐在轰的脖子上,粗糙而温暖的触感像火焰一样流向身体。然而这样的感觉并未停留多久,爆豪就抽身离去。轰把不可控制的漫上心头的失落感和空虚感归结为再次输给爆豪。他说,搭把手。


爆豪得意洋洋地把他拉起来。


“这是什么。”爆豪握着轰的手,上面新鲜的疤痕长长一道,看着碍眼。


“没什么。”轰抿着唇。他本来应该把手抽回来的,但他的想法似乎与身体背道而驰。


“我身上应该没有尖锐的东西。”爆豪眯着眼凑近:“碰瓷我可不认。”


轰没想到爆豪竟然还会开玩笑,一时之间不知道该说什么。好在爆豪根本没报什么得到回应的期待,反复确认了是刮伤之后根本不给轰拒绝的余地:“去上药。”


“啊?哦,嗯······”


那次事件大概是个契机,他跟爆豪好像有了什么属于两个人的秘密,又好像什么都没发生过,但轰确确实实地感觉到有什么改变了。不管是自己,还是爆豪。


他贫瘠的生活突然有了色彩,他开始在跟爆豪打架之后去偏僻的店里吃火锅,鸳鸯的火锅麻辣跟清汤两个人吃的火热,他开始知道哪家的冰淇淋奶味更足,哪家的甜味更重,他开始熟悉从雄英出来的哪条路有更多的香樟,哪只流浪猫更喜欢火腿肠哪只更喜欢撒娇。他开始试着吃辣味的烤鱿鱼,在爆豪叽叽咕咕的抱怨声里淡定地吃荞麦面,在爆豪不准把他坐过山车尖叫的事情说出去的威胁下乖乖点头,在跟爆豪同乘一把伞的时候——偷偷触碰他的手。


学期末的时候,蛙吹突然过来搭话:“轰君,问你一个问题可以吗?”


“······怎么了”


“轰君是在恋爱吗?”蛙吹有点不好意思:“虽然这么问有点直接,但是我观察了好久,轰君好像是恋爱了呢。”


轰手上的动作骤然停下,绿色的瞳仁微微睁大。


他几乎是下意识地看向爆豪,他正在跟切岛说话,一动一动的头发可以想象他不耐烦的表情。


糟糕。近几个月越来越严重的酥麻皮肤上传来的难耐让轰想要去触碰爆豪。


“······有那么明显吗?”


“什么?”


蛙吹惊讶地发现她竟然从面前的男同学万年面瘫的脸上瞧出堪称温柔的表情。


“有那么明显吗,我?”


他平静的问。


“有哦”蛙吹笑道:“那个人是很温柔的人吧?”


温柔吗?


某些人知道这两个字怎么写吗?!


“是啊”轰听见自己的声音这样说着


“是非常温柔的人。”


“在说什么?”


 不知什么时候结束了跟切岛说话的爆豪突然转头,正巧碰见轰脸上未尽的温柔。他不动声色地走过来,蛙吹打了声招呼后说:“在说轰君喜欢的人。”


“喜欢的人?”爆豪似笑非笑地看向轰“我们班的?”


“······”


蛙吹看出两人之间奇怪的气场,连忙打圆场:“不知道是不是我们班的,不过轰君喜欢的是个非常温柔的人哦。”


“温柔?”爆豪的声音带着咬牙切齿,他看了默不作声地轰一眼,冷哼一声走了。


“我是不是说错话了?”


“没事”轰用几不可闻的声音道:“不关你的事。”


蛙吹:“······”


“出来!!!!”


去而复返的爆豪一拳砸到门上。他英俊的脸显得异常冷峻,但由于婴儿肥还没有完全退却,让轰想要去捏一捏他的脸。


“小爆豪?”


“你闭嘴!轰焦冻,你给我出来!”


“······”


“那个人是谁?”


爆豪跟轰走到角落里,爆豪冷笑:“可以啊轰焦冻,什么时候的事?那个人是谁?我怎么没发现你还有这种本事?我们班的?B班的菜鸡?普通班的垃圾?难不成是······”


比常人要低一些的温度贴上由于暴怒而扭曲的脸,爆豪呼吸一窒,红白相间的脑袋咚地撞进他的怀里——


正如撞进他的心。


 


谈恋爱是水到渠成顺理成章的事情。


爆豪不是那种粘人的性格,但是领地意识很强,喜欢把轰圈在怀里,或者做饭的时候把路过的轰揪过来亲一口。轰从来都喜欢这样的亲昵和触碰,这是他前十几年的人生里匮乏的东西,一朝拥有,便食髓知味起来。爆豪确实发现,有时候睡着睡着怀里就挤进来个冰冰凉凉的生物,时不时就有颗红红白白的脑袋到身上蹭一蹭,或者其他的什么部位触碰一下,有一次甚至在学校,突然就被拽着衣角拉进卫生间,然后轰整个人像是缺氧一样埋进怀里蹭,好半天才呼吸正常,爆豪隐隐约约意识到轰可能有什么问题,但学校里朝夕相处,除了让爆豪觉得对肢体接触的需求稍微大了点,并没有往皮肤饥渴症这方面考虑。直到毕业,爆豪第一次出差,预计半个月,但实际上加上收尾,前前后后大概搞了一个月左右。期间轰打了两个电话问什么时候回,语气很正常,仿佛就只是正常的询问归期,爆豪也就没当回事,直到他深夜回家,轰看到他愣了愣,他看到家里一片狼藉也愣了愣,随后轰就撞进他怀里。他摸着轰身上被他自己划出的伤痕,咬着他的喉结:“明天去医院。”用的是不容置疑的口吻。


医生拿着诊断结果不赞同地看着爆豪:“严重皮肤饥渴症,你们这些小年轻,就是这么陪伴家人的?”说着在面无表情的轰和一脸凶恶的爆豪之间打量再三,转头对轰苦口婆心:“年轻人,多给自己些选择,歪脖子树不好吊人。”


那天爆豪险些把医院炸了,成功登上医院黑名单前三甲。


后来爆豪跟轰两个人不断尝试,从三天,到七天最后到十五天,后来得出不能超过十二天,超过十二天的话轰会不能自抑地产生焦躁的心里,到第十五天可能会不受控制地砸东西,产生巨大的焦躁和不安全感,并且会无意识的伤害自己。


“没碰到我以前怎么没这么多臭毛病?”爆豪有一下没一下地摸着轰的后背,像在安抚一直猫咪。


“抱歉,添麻烦了。唔······”


抚摸着后背的手力道突然加重:“道个屁欠,跟我打一场比道歉有用一百倍。”


“······”


“不过话说回来,医生不是说只要有规律地进行肢体接触和抚摸,这什么鬼的症状就会好吗?都多少年了,你怎么越来越严重,难不成”爆豪因为常年嘶吼而沙哑低沉的声音突然染上恶意:“你在撒娇吗?”


“什······?!”


轰瞠目结舌,他虽然的确不明白为什么自己的症状这些年越演越烈,但他也完全没想到爆豪觉得他是在撒娇。更荒谬的是,他竟然无从反驳。


收获了自家小面瘫的震惊脸,爆豪心满意足地塞给他一勺咖喱饭。


他最近在尝试各种不同风格的食物,既能让轰焦冻接受,又能让自己接受。而且以前发现轰焦冻喜欢甜食之后老是给他做甜食,爆豪后来发现不能这么惯着他,整天就会要小蛋糕,半夜牙疼的睡不着还不吱声。蛋糕牛轧糖之类的全部控制量,并且试着用木糖醇一类的东西代替。主食是爆豪最嫌弃轰的地方,不能太辣,不能太咸,不能太热,不能太硬,辣的吃不下,咸的吃不惯,热的吃不进,硬的吃不动。爆豪老感觉给自己找了个祖宗,还要不定期地解决祖宗皮肤饥渴问题。关键是饥渴的只是皮肤,好在他不是什么特别重欲的人,不然换个人分分钟被磨死。


“可是。”沉默半天的轰突然开口:“可是我改不了。”


“改什么。”


“就是,皮肤饥渴症。”轰认认真真地说:“我不想改。”


爆豪呼噜一把他脑袋:“没人让你改。”


“坑都坑我这么多年了,给我坑到底啊混蛋!”


 

评论
热度(344)
  1. 冒险小岛-纨绔-- 转载了此文字
    可爱可爱可爱可爱可爱

© 冒险小岛 | Powered by LOFTER